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head1.htm
人民日报:民营银行这条鲶鱼还不够欢腾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6-22 08:58

  近日,中国银监会批复同意在湖南省长沙市筹建湖南三湘银行,湖南省迎来首家民营银行。连同此前已经运行一年多的首批民营银行,它们未来的路在何方?有哪些障碍与限制亟须突破?随着第二批民营银行相继获得“准生证”,新一拨小伙伴们又将怎样搅动市场?

  相比首批民营银行中已实现首年盈利或盈亏平衡的小伙伴们,杭州网商银行行长俞胜法很淡定,大方地告诉记者,去年账面亏损,希望今年能持平。“虽然我们的运营成本已经比传统银行大大下降。但因为刚成立一年,规模效应还没发挥出来。等到有了规模效应,成本下降,应该还会进一步让利于用户。”

  在俞胜法看来,运营成本倒不是关键,最关心的还是用户,网商银行计划5年内服务1000万用户。

  今年6月,网商银行与公安部在福建厦门试点远程身份认证,被市场认为有望撬动远程开户。“远程开户包括一系列流程,用户甄别有一定门槛,不是所有人都能实现的。”俞胜法说,虽然远程开户迄今仍未实现,银行吸储受限,但由于之前没把吸储当作主力,资金来源主要是自有资金、同业拆借等方面,目前资金比较充足。

  其实,俞胜法一直在与监管方沟通,希望在适当时候对适当区域客群尝试远程开户,当然,这需要监管方系统性思考监管问题。“我们其实一直在准备、完善,目前已经比较成熟,比如之前在厦门的试点,就是对客户身份真实性的判断,既要有技术,又要有风险防控规则,等条件成熟、取得共识时还是有落地可能的。”

  “实现远程开户对互联网银行和民营银行有重要意义。”上海华瑞银行行长朱韬说,“从开业开始,我们就在业务场景模拟和技术保障方面做好积极准备工作,并与相关部门保持沟通,随时可以启动相关业务。”

  对于华瑞银行而言,除了继续专注于服务自贸、小微和科创外,他们还在继续突破传统商业银行的难题。比如,对于传统金融机构员工“吃大锅饭”的问题,华瑞内部正在推进员工激励机制,“工资薪酬+长期激励机制”的模式也正在酝酿。

  对于未来,华瑞明确了“三步走”的战略思路,第一步用三年左右时间解决“活下来”问题,第二步完成“活得不同”,第三步实现“活得精彩”,最终成为生存基础扎实、创新特色鲜明、资本市场认可的银行。

  微众银行相关负责人说:“我们的目标很清晰,普惠理念让市场和客户充满了期待。但互联网银行的发展之路刚刚起步,我们还处于探索阶段。”

  “首批民营银行的成立,代表着我国金融改革进一步深化,增加了对实体经济服务的竞争性金融供给,丰富了银行业的组织体系。”上海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会长万建华如此评价。

  在重点打造的农村金融业务板块上,俞胜法告诉记者,农村信用体系不太健全,农户居住分散,靠线下网点覆盖的话难度很大。假如对于农村的远程开户可以先行先试,也许能减小一些难度。其次是监管的一致性问题,由于在技术、流程等方面没有先例,监管部门存在一些顾虑。此外,“三农”业务在各地有不同特点,没有可以完全复制的方式,针对各地的模式还在摸索中。

  “民营银行的品牌影响力和展业基础资源薄弱,抗风险能力也较弱。”朱韬说,任何系统性市场风险、流动性风险等都会给民营银行带来重大生存挑战。

  在采访过程中,几家民营银行的负责人还反映,个别监管政策和限制性措施的掣肘也较大。比如业务方面,监管部门要求许多业务的资质须在一定年限或规模内方可申请;渠道方面,实体网点的个数也受到限制等,这些政策因素给初创的民营银行展业带来诸多掣肘。建议对民营银行实行差异化监管,对部分监管指标和要求能有一定的容忍度。

  “国家对小微企业有很多政策倾斜,对支持服务小微企业的企业能不能也有所优惠呢?”俞胜法说,希望监管部门能制定有利于民营银行发展的监管规制,支持、包容民营银行的创新做法。比如上海华瑞银行获得了投贷联动银行试点就很好,体现了监管方的支持。

  此外,几位负责人也坦言,民营银行的发展可能还会碰到不少困难,希望社会对民营银行有更多包容,留出更多试错机会,不要因为现在发展慢些,就觉得民营的不行。

  综合开发研究院(深圳)常务副院长郭万达说:“成立民营银行的初衷,是要打通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血脉。目前看来,民营银行在扶持实体经济、中小微企业方面的作用,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郭万达认为,当下,国内民间投资不断下降,而国有大型银行更偏向于服务大型国企。从这一角度来说,民营银行的未来决定了民营经济的未来,国家应该加大对民营银行的扶持力度。

  “目前,首批民营银行的运营,都还在发展和摸索之中,需要一个过程。它们发展的好坏,不能简单以盈利和规模作参考。民营银行在新业务、新服务方面的差异化探索,也是其自身闪光的亮点。”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说。

  鲁政委认为,民营银行会给整个行业带来压力,让市场竞争变得更加激烈和充分。

  重庆富民银行、四川希望银行等相继获批筹建,意味着我国第二批民营银行即将诞生。对此,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分析,重庆市和四川省是我国经济发展比较有活力的区域,中小微企业和老百姓金融需求旺盛,两家民营银行未来发展可期。不过,董希淼也认为,银行业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已经过去,对于行业的新进入者,如果没有形成自己的商业模式,走出一条差异化的发展道路,生存压力将可能会较大。

  “民营银行需要一个明确的门槛。”鲁政委说,监管部门应该让民营银行的准入变得更加透明和开放。只要达到标准就应该准许进入,“成不成功则交给市场选择。”

本篇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