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head1.htm
“凤凰”如何变成“鸡”?拉姆斯菲尔德失宠内幕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4-30 19:30

  中新网10月11日电 据《金融时报》报道,两场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结束后,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在美国政界、军界均红得发紫,成为权倾一时的显赫人物。然而,伊战刚过去了半年,他却由一只全身罩满光环的“凤凰”,变成了里外受气的“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阿富汗战争期间,美国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所呈递给美国总统布什的五角大楼定期情况汇报成为布什的“文化大餐”,布什曾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把拉姆斯菲尔德称为“最受女性喜爱的偶像”。然而,布什的溢美之词犹言在耳,情况已然发生了变化。

  10月8日,在科罗拉多州斯普伦斯举行的北约国防部长会议上,拉姆斯菲尔德作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不出席为这次部长会议结束后举行的记者会。而就在他作出这一决定的前一天,许多记者们见到他问的第一个问题就他是否已经被白宫排除在伊拉克重建工作之外。

  当被问及拉姆斯菲尔德为何不出席这次新闻发布会时,北约一位官员回答说,拉姆斯菲尔德不想落得个被记者们穷追猛打的下场,他的公众形象与盟国卓有成效的工作形成了反差。对于一位曾领导美国军队面对“9·11”事件以及以微小代价在两次战争中取得重大胜利的拉姆斯菲尔德来说,时间仅仅过去了半年,就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这无疑令他非常失望。

  在此之前,美国媒体猜测最多的是,备受军方排挤的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是否会辞职?辞职后由谁取代他的位置?而现在,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媒体开始猜测:谁将成为这位71岁的国防部长的继任人?

  事实上,拉姆斯菲尔德在此之前就品尝过靠边站的滋味。“9·11”事件发生之前,拉姆斯菲尔德的地位一度岌岌可危,由于他与国会和军队之间关系异常僵化,当时很多分析人士都认为,如果布什准备把某位内阁成员踢出去的话,第一人选非拉氏莫属。伊拉克战争拉开序幕后,拉姆斯菲尔德的作战计划受到了军事专家的强烈批评。这些军事专家认为,他在美军当时还没有做好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就急于对伊拉克动武。

  幸运的是,拉氏的第一次危机让“9·11”解了围;第二次危机让不堪一击的萨达姆解了围。他不仅在这两次危机中化险为夷,还赢得了更多的尊重。作为福特政府一名年轻的国防部长,他曾在一份文件(现在被称为“拉氏规则”)中写到:“乱局之下,排除干扰,别管别人的批评,朝既定目标迈进。”

  然而,此次危及他权力的责难不是来自于那些爱挑毛病的国会议员和退役的军事专家们,而是直接来自于国家安全顾问赖斯的一份备忘录。赖斯在这份备忘录上明显指出,美国应该在伊拉克建立一个伊拉克稳定小组,将负责伊拉克重建工作的大权从五角大楼那里收回来。交给国家安全委员会。

  虽然白宫最初也认为,在组建伊拉克稳定小组的问题上,应该听取拉姆斯菲尔德的意见,不过讲话从来不会拐弯抹角的拉姆斯菲尔德却在日前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透露,他事先并不知道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这一提议,而且还是通过媒体才知道这件事的。

  尽管拉姆斯菲尔德声称他对赖斯本人没有敌意,但他却反复挖苦她的提议,称在伊拉克建立一个新小组的保密文件“内容少而短,只是一页纸的备忘录”,而这个小组充其量也只是“国家安全委员会下属的一个小委员会”。他说:“我真的非常奇怪,竟然有这么多人谈论这个备忘录。”

  拉姆斯菲尔德曾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摔跤冠军,做任何事情都不服输,所以,当他知道自己被赖斯踢到一边的消息后,感到极度沮丧是不言而喻的。赖斯先于拉姆斯菲尔德找到新闻媒体披露她的新思路,也许是为了避免与拉姆斯菲尔德的正面交锋。

  不过事实上,她向《纽约时报》透露的关于伊拉克政策的转变一事,几乎可以肯定地说,是得到了布什总统的支持的。布什总统与赖斯在一起的时间要超过其他助手,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布什对新机构的支持程度。一位与五角大楼官员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说:“很显然,我们需要为总统调整伊拉克政策,不过国防部并没有做这件事。”

  拉姆斯菲尔德的困境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由于布什政府中支持他的人在减少。虽然拉姆斯菲尔德有着亲和的公众形象,但由于他刚愎自用的性格,即使在五角大楼内部他也不怎么受欢迎。他强硬的处世风格,以及在做重大决定时坚持依靠圈子内的人,这使他与许多军队高层(尤其是陆军高层官员)和一些文职官员的关系疏远了。

  陆军司令埃里克·新关在6月退役时毫不留情地对拉姆斯菲尔德进行了批评:“我认为领导人在军队中没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新关可能是被拉姆斯菲尔德和他的文职助手批评最多的高级军官,而他这番话也把矛头直指拉姆斯菲尔德。他又说:“因此,在有人说陆军不理解文职官员控制军方的重要性时,我不以为然,事实也并非如此。”

  最近几个月,拉姆斯菲尔德受到了各方的批评。国会的共和党议员就有关五角大楼在伊拉克重建工作中资金安排的公正性提出质疑。更为可怕的是,一些有影响力的新保守派已开始把矛头指向他。新保守派的领军人物威廉·克里斯托尔于10月初带头发起了对拉姆斯菲尔德的攻击,称他是“顽固的国防部长”,因为拉姆斯菲尔德在伊拉克重建政策上拒绝做出任何改变。克里斯托尔与包括国防政策委员会成员理查德·皮尔勒以及国防部副部长保罗·沃尔夫威茨在内的五角大楼内部官员关系密切。

  在伊拉克战争问题上与拉姆斯菲尔德同处一个阵营的人可能把这种批评看作是旁门左道。不过拉姆斯菲尔德奉行比较传统的保守国防政策,他从来没有完全拥护新保守派的众多原则。尽管拉姆斯菲尔德对伊动武的着眼点在于国家安全战略,比如推翻一个长期侵扰邻国和使用化学武器的独裁者,然而,新保守派一直都把伊拉克当作他们在该地区施行美国式民主的典范。

  从本质上来说,新保守派是理想主义者,而拉姆斯菲尔德则是现实主义者。而这也是双方在伊拉克重建问题的分歧所在。对于新保守派而言,伊拉克战争是一场重建战争,而拉姆斯菲尔德没有向伊拉克派遣更多的部队,以确保伊拉克重建工作的稳定进行。而对于拉姆斯菲尔德来说,他经常嘲笑克林顿政府由于帮助被占领国家搞建设,使得美国军队战线拉的太长,而他认为推翻萨达姆,这场战争也就应该结束了。

  拉姆斯菲尔德强硬的做事风范使他的朋友很少。这种情况在最近举行的一次记者会上可见一斑。一位德国记者就拉姆斯菲尔德与赖斯之间的紧张关系发问,拉姆斯菲尔德却对这位记者咆哮:“难道你不懂英语吗?”他几乎在每回答一个问题之前,都会宣称提问者的假设没有根据。他对一位希腊记者说:“我很抱歉我一直对提问者这样做,不过,你错了。”

  拉姆斯菲尔德如何粗暴地对待记者,也许他忘记了“拉氏规则”中有这么一条:“不要回避尖锐问题,有时它们对领导是必不可少的。”(固山)

本篇编辑:admin